紫宸

【知乎体】怎样才能坦然接受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

香魚:

😭😭😭😭😭😭😭😭😭😭😭😭😭😭😭😭😭😭😭😭😭😭😭😭😭😭😭😭😭😭


只願你們好好的。好好的。


豆爸爸:



  




  匿名用户




  




  




  




  题主你好。




  




  




  




  浏览了一遍这个问题下的高赞答案,大概是因为这个网络平台的用户都比较年轻,多是从年轻人的视角来回答的。因为有过相似的经历,自认为有资格有立场来回答你的问题,所以特地借了孩子的账号上来,说说自己的经历,希望能对你和你的儿子有所帮助。




  




  




  




  我的儿子今年二十五岁,现在就读于常青藤盟校,很帅气,从小就很受同龄的女孩子喜欢。




  




  我们家是比较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我先生虽然经营有自己的上市公司,但也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因此我们从前对孩子要求比较高。儿子是我们的独生子,在他年纪还小时,因为我们两个的事业刚刚起步,所以选择了将孩子送去寄宿制的幼儿园,让他自立,对他投注的关注很少。后来孩子上了小学,前两年也基本都是保姆阿姨在带,直到他四年级,家里的生意逐渐稳定下来,才由我接手来管,又给他找了家教,着重培养他的奥数和英语。在我的印象里,他一向都是个省心和听话的孩子,一路升学都很顺利,一直非常优秀。在高考之前,儿子通过自主招生拿到了国内某985高校的降分权限,我和我先生商量后决定送他去学该校的王牌专业计算机,虽然他本人更倾向于读生物医学,但是最后还是遵从我和他父亲的意思。




  




  




  




  直到那件事之前,我一直自认为把孩子教育得很成功,在我们生活的朋友圈子里,很多年轻的妈妈也都很喜欢向我讨教育儿经。在很多母亲看来,孩子有教养,成绩优秀,以后能做一个好工作,这就是非常令人羡慕的,而孩子的出色也让我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在教育上的过失。




  




  我那时的心态与你在问题描述中所表现出的心理状态相近:儿子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他完美而且合乎我的心意。




  




  直到他二十二岁那年,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毫无征兆,没有对我们做过任何解释说明,他申请到的全美top5的高校,生物医学,全奖offer,他只是单纯地告知我们。事前的各项考试,准备文书材料,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来做,但他没有向我们透露一个字。




  




  尽管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我先生还是发了很大的脾气,包括我也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选择了对我们隐瞒。




  




  直到他六月毕业,去参加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海外援建项目,八月底提前去了学校,期间没有回家,我们联系得很少。




  




  




  




  我在他的所在州有一位堂姐,在他临行前给了他姑姑的联系方式,拜托了这位堂姐方便的话多多关照他一下。我去看望他时还额外给了他一张借记卡,有50W,留给他应急,但回家后我才发现他将那张卡塞回到我的行李箱里,没有收下。




  




  期间,他偶有跟我进行很短的视频通话报平安,但没有对我们讲述很多他的生活。




  




  




  




  到那年圣诞节前后,我的堂姐突然来了电话,很为难地告诉我,她去看望了我儿子,他现在与另一个中国男孩儿同住,两个人合租的房子里是一间卧室,一张床。




  




  我挂了电话的时候手脚冰凉,我那时的想法和题主一样——外国人把我儿子教坏了。




  




  他要看心理医生,否则下半辈子就毁了。




  




  我没有和我先生说这件事,那段时间我总在网络上搜索关于同性恋的文章来看,时常看到半夜。虽然大部分的文章都旨在说服我,性取向是先天注定的,是不可改的,但我确实是在整晚整晚的失眠,心里反反复复地想,我的孩子毁了。




  




  我以公事出差的名义瞒着我的丈夫买了去往美国的机票,在飞机上一直在想象着我的孩子现在的模样。




  




  回想起来有些好笑的是,我当时的想法同样和你很类似——我认为同性恋们都是些涂脂抹粉的怪人。漫长的飞行令人感到很疲惫,我虽然努力克制着自己,但是一直断断续续地做着噩梦,梦见儿子画着浓妆纹起了花臂,一次醒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自己订票,不是很会操作,没有买成商务舱,期间浑浑噩噩,我坐靠窗,外侧的女士递纸巾给我,我才看见外侧坐着两位约莫六七十岁的白人夫妻,看起来都很和善。




  




  我道了谢,那位女士用结结巴巴的英文问我,是否想说一说。




  




  我摇了摇头,她理解地笑了笑,又对我说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right,我忽然又难过了起来,我说不会的。大概真的是心理压力太大,让向旅途中的两个陌生人倾诉这件事都显得不那么难了。




  




  我对他们说,我的儿子是同性恋者,原原本本地讲了整件事。




  




  他们一直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点头,有时轻声地用本国语言交流两句。




  




  他们对我说,是啊,有时这是很难接受的,后来我知道了,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不认同同性恋的,而他们的小儿子也是同性恋者,只是作为一名消防员因公殉职已经几年了。




  




  我们交谈了很久,她还翻出了他们家人的合照给我,她指给我看她的小儿子,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是在毕业的时候照的,穿着学士服,微微弯下身亲密地搂着他的母亲——我忽然想起,我和我的儿子从来没有这样亲密地照过相,而他的毕业典礼,我们谁都没有出席,仅仅因为他拂逆了我们的意愿。




  




  最后那位女士轻声对我说,既然你还爱着他,你可以试试接受这个,虽然一开始是很难的。




  




  她还对我说,他既然愿意告诉你,一定很希望得到你的理解。




  




  我没有告诉她,我的儿子没有告诉我。




  




  就像他没有告诉我他决定外出留学,也不愿跟我分享他的生活。




  




  那一刻是我第一次隐隐地意识到,我这个母亲,大概远没有自以为的那样出色。




  




  




  




  出了机场以后,那对老夫妇为我叫了车,那位女士给了我一个拥抱。




  




  比起一位失去了自己孩子的母亲,我们的处境又能说得上多糟呢?




  




  




  




  我找了一家酒店落脚,然后睡了昏天黑地的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我犹豫了一下是否应该提前告诉他。




  




  我不知道我的儿子这个时间是否在公寓,但我落脚的酒店距离他租住的公寓很近,我几乎没办法控制自己,对照着导航找了过去。




  




  我当时的心里在想,也说不定是搞错了。




  




  但我很快就远远地看到了他们。




  




  我的儿子刚刚跟着那个孩子一起购物回来,他们穿着同款不同色的大衣,一个黑色一个驼色,一条长长的围巾滑稽地系在两个人的脖子。他们抱着环保袋,那个孩子从口袋里一边走一边往外掏花花绿绿的糖果,自己吃,又伸长了手喂给我的儿子。




  




  我的心当时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我的儿子有很严重的洁癖,他从小就不会吃任何人夹给他的食物,更不必提从别人的手里吃东西。




  




  我几乎可以完全确认了。




  




  我坐在对面街道的长椅上,看着他们走进了公寓楼,看着几分钟后一扇窗前的灯亮起来了。




  




  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他们走来的样子,我的儿子从来都会修剪得整齐而一丝不乱的头发留得微微有些长了,他和另一个孩子一起围着一条围巾,他的脸上带着笑,他看起来轻快而活泼,他比从前更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我虽然不愿意去承认,但他看起来过得很好。




  




  天开始慢慢地飘起细小的雪花,我望着那扇窗户,看着那个孩子叼着苹果怪兴奋地打开了窗户,冻得抖了抖,又被我的儿子按着脑袋揪了回去,重新关上了窗户。




  




  我竟然不知怎么,突然被这一幕逗笑了。




  




  我应该忧心不已才对,但世上的哪个母亲,不希望看着孩子幸福的样子?




  




  




  




  可我又想起听人说同性恋们的生活很乱,想着不能正常结婚、生子,组建一个家庭,这样的关系怎么能值得信赖?




  




  如果此刻有人告诉我,那个孩子只是个个子高一些,长得像男孩子的姑娘,我想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同意他成为我的儿媳。




  




  但他不是。




  




  虽然那是一个干净清秀的孩子,但他有喉结,下颌线条硬朗,我没办法自欺欺人。




  




  




  




  我回了酒店,我又开始看那些文章,始终没有办法入睡。




  




  我还是想着去试试和他谈一次。




  




  第二天上午,我打起精神,精心化了淡妆,终于去敲响了那扇门。




  




  门里是昨天看到的那个孩子,用英文问,您找哪位?




  




  我报上了我儿子的名字,他打开了门,穿着一身居家服,有点怯生生的,说,他人不在,您是哪位?




  




  我走进了他们的公寓,说我是他母亲。




  




  他初时像是吓了一跳,活像一只胆小的兔子,沉默了半晌,忽然站直了身体,脸上没了惧色,神态认真地说阿姨好,然后向我报上了名字。




  




  他们的公寓不大,但是倒是五脏俱全。




  




  灰墙白门,浅色地板,姜黄和灰蓝的一单人一双人小沙发,白色的小茶几上摆着一束做得很精致的假黄玫瑰花,小阳台上的一排绿植倒是真的,琴叶榕、白虎皮、龟背竹,都养得绿油油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开放式的小厨房的岛台上摆放着整套的刀具,还有料理机、咖啡壶、烤箱,冰箱的样式很老,但是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冰箱贴。




  




  我知道那是努力经营起的生活的样子。




  




  他从柜子里翻找着各式的茶包,又去找了一个新的玻璃杯。水壶里的水烧开了,呜呜鸣叫了起来,他就赶忙去关火。不小心碰到了壶边,烫得赶忙去捏自己的耳垂,又急着去帮我泡茶,一时有点手忙脚乱。




  




  我说,你去冲凉水吧,我自己来。




  




  他哦哦地应了,却半天没个动作。




  




  我有点好笑,只好拖着他的手到水龙头底下冲。




  




  我这才发现那个孩子看起来年纪很小,脸上几乎还带着几分稚气。




  




  我拉着他的手冲水,去冰箱里找了个鸡蛋敲了给他涂。




  




  他们两个人的冰箱里塞得满满的,果蔬鸡蛋,牛奶果汁和一些调味酱,用保鲜袋封起来的半个面包,甚至还有一个保鲜盒装着的泡菜。




  




  那个孩子说,面包是我儿子烤的,加了南瓜,没怎么加糖,问我要不要尝尝。




  




  我能感觉到他很紧张,但是在努力和我交谈。




  




  他知道我的来意。




  




  我问他,你爸爸妈妈知道吗?




  




  他咬着下唇,慢慢点了点头。




  




  我又问,他们能接受?




  




  他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半天才说,我爸还行,说我小孩子胡闹,我妈不行,她接受不了。




  




  我说,肯定,我也接受不了。




  




  他问我,阿姨,您是要我和您儿子分手?




  




  想了想又问,您不会还要掏支票给我吧?!




  




  我满腔的忧虑,又险些给他逗笑了。




  




  我反问他,给你钱你会走吗?




  




  他坦诚地告诉我,您要是给我钱,我就带老高(我儿子)私奔,换个地方继续读大学,这回不告诉你们了。




  




  我这回真的被他气乐了,我问,就这么把我儿子拐走了?




  




  他很认真地说,阿姨,您儿子是成年人了,而且他不用你们的钱,他有权利决定和谁一起生活。




  




  我说,他的确有,但是和男人在一起不行。




  




  他很努力地措辞,说那你还是在干涉他的生活啊。




  




  我说,我是他妈妈,我养大了他,我不能眼看着他做错事。




  




  他小声说,偷鸡摸狗杀人放火才是错的事,我们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我说,没有伤天害理是最低标准,但是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难道没有伤天害理就可以了吗?你们的家人难道不会受到伤害?你们的名声不会受到影响吗?人是社会动物,是没有办法一辈子活在真空里的。




  




  他摇了摇头,说阿姨,你有你的道理。




  




  他又说阿姨,那你考虑过老高的感受吗?




  




  我说,你们这代的孩子都太自我了,总是要讲感受。




  




  他心平气和地说,但你们难道不也是站在自己的出发点上来看问题的吗?




  




  我张了张嘴,我想说难道我不是为了他好吗?




  




  但我也愣住了,他说的没错。




  




  我是,为了,他,好。




  




  我,是为了他好。




  




  这句话的重点不是“他好”,而是“我”。




  




  




  




  我反驳不了他,有些烦躁,但又不好发脾气。




  




  他把杯子小心地推给我,说阿姨,水不烫了。




  




  我没有喝,我又问他,你今年多大?




  




  他有点紧张地捏着手指,说21了。




  




  我问,那你是在读本科?




  




  他摇了摇头,说上学早,又说,阿姨,您要是对您儿子的生活多一点儿关注的话,您之前应该会在他的朋友圈看到过很多次我们的合照,我是他大学时的室友。




  




  我有点意外,但确实,我没有注意过。




  




  我问,那你们是...?




  




  他说,不是,我们从前只是很好的朋友,刚刚在一起不到一年。




  




  我点了点头。




  




  我问他,他上课去了?




  




  他说今天是周末,他在实验室。




  




  我又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踌躇了半天,说阿姨,您别...您知道他有强迫症吗?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说,原来您不知道,那是一种精神类疾病。




  




  他说确诊是在他们刚刚读大一时,最开始他谁也没有告诉,后来因为服用氟伏沙明容易导致困倦,学期末他怕影响备考私自停了药,症状又严重了起来才被他知道。




  




  他还说今年年初他等候offer的时候才是最严重的一次发作,有时半夜会站在水房里用冷水洗手洗两三个小时,甚至还出现了饮食障碍,反反复复地暴食又间歇性禁食,足足持续了两个多月才慢慢有了好转。




  




  我当时几乎是茫然的,像是在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我问,为什么会这样?




  




  他说,遗传,也有可能是不良事件的应激影响。




  




  原来我对我的儿子真的一无所知。




  




  




  




  他的鼻尖微微红了起来,眼睛湿漉漉的,小心翼翼地说,他才刚刚停药不久,您先尽量别太刺激到他,行吗?




  




  我坐了很久,久到手里握着的杯子都冷了。




  




  我忽然想起他还小小的时候。




  




  每隔两个星期,我会去接他回家一次,有时周六已经很晚了,教室里面已经只有他和老师。电视高高地架在墙上,播放着动画片,大半个教室里的灯都关起来了,只有前面的两盏还亮着。




  




  我在教室外敲敲玻璃窗,他就张开了小手朝着我跑来。




  




  他只能回家住一晚,等到第二天就又会被送回到幼儿园。




  




  他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接他?我信口胡说,说因为宝宝这个星期表现不好,没有拿到五颗小红花呀,老师说你吃饭时把菜汁粘在了衣服上。




  




  他牵着我的手,嘟嘟囔囔地说,下次不会了。




  




  后来老师告诉我,他和小朋友打架,因为别人把饭粒掉到了他的身上,还在水池前弄得自己满身是水。我们半个月里唯一共处的那个夜晚,他的父亲让他在墙角罚站了半宿。




  




  是那一次吗?




  




  我想起时间久远到我还像他们一样年轻的时候,我和他爸爸第一次聊起未来和孩子,我说不能重蹈自己成长轨迹的覆辙,养孩子嘛,年幼时多给他们一些耐心和关爱,长大了呢,就松开手,放他们高飞。当然,最要紧的是,我们要多花一点儿心思去理解他,关注他的想法,虽然理解是很难的事......




  




  后来我们做到了吗?




  




  我还是成了一个很糟糕的母亲,是我最不喜欢的母亲的模样。




  




  只是我们这样的年纪,早就不习惯承认自己错了。




  




  




  




  我说,你放心,我这次什么也不会和他说。




  




  我说,我只说是来看看他,只知道你是他室友。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说阿姨,您吃饭了没有,学校外有一家薄脆底的披萨很好吃,吃完我带您过去看他——他穿白大褂戴眼镜特别帅。




  




  他看起来像个孩子,但说话的模样却不太像。




  




  抛开了性别来说,我有点明白我的儿子喜欢着他什么,他确实是个很好的孩子。




  




  




  




  我跟着他坐了十几分钟的巴士,吃了他们周末会去吃的薄脆底披萨,由他引着路,走在他们很大的校园里。前一天刚刚下过小雪,街道泥泞,大片的草坪上却很白很干净,偶有松鼠快速地在上面跑过。




  




  他带我看了他们很有名的图书馆,很有名的法学院。




  




  他们的研究室进出都要刷卡,他就去帮我买了咖啡,然后打了电话。




  




  很快,我们被放行了。




  




  就像他说的,我儿子穿白大褂戴眼镜的样子特别帅。




  




  也许他天生就很适合学生物医学。




  




  他似乎也被我的突然造访吓了一跳,问我怎么突然来了。




  




  我说,出差,想我儿子了,来看看。




  




  他长大以后,我几乎没有这样直白地对他表达过感情,他似乎有点别扭。




  




  我停留了一个下午,和他们一起在一家华人经营的餐厅吃了晚饭。




  




  吃饭时他似乎有点烦躁,刻意地和那个孩子做出些亲密的举止来,我只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吃完了饭,我对他说,我明天就回去了。




  




  他有些意外,又有些茫然。




  




  我认真地告诉他,他穿白大褂很帅,喜欢就一直学下去吧。




  




  然后结束了我这次旅行。




  




  




  




  后来,我陆陆续续去看过他几次。




  




  每一次都没有停留得太久。




  




  他们还住在一起,房子里时常会添一些有趣的新玩意儿。




  




  他看起来很好,心态平和,更有朝气,因为健身比起从前更结实了一点,试着学欧美人那样蓄了两天胡子,大概觉得有点傻,就又刮掉了。




  




  今年三月,他们还收养了一只奶猫,面孔扁扁的,很丑,但很活泼。




  




  我们有时会花更多的时间视频聊天,他开始慢慢地愿意跟我分享一点儿他的生活。




  




  不久前他问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如实告诉他,是。




  




  他说,真的很意外。




  




  我第一次告诉他,是我从前做的不好,妈妈也是第一次当妈妈,向你道歉。




  




  他摇了摇头,轻轻地笑了。




  




  我知道我们是真的和解了。




  




  我说我还是很遗憾没有机会当奶奶,但妈年轻的时候还想当模特呢,后来个子没长起来,人生的遗憾多得是,也不差这一个。




  




  他又被我逗笑了,承诺我会认真地考虑以后是否要代孕的问题。




  




  




  




  题主,你问如何坦然地接受。




  




  仅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得告诉你,作为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家,一开始就“坦然”,是很难的。




  




  不妨先对自己放低要求,先只做到“接受”。




  




  我不想和你讨论同性恋的对错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和你探讨过了。




  




  想要完全接受年轻人的观点还是不那么容易。




  




  你可以试试这样想,同性恋就像是孩子的身上与生俱来地比别人多长了一颗痣,这只是让他们和别人有些不同,有的人嘴巴坏,会说这痣丑、有碍观瞻,但咱们总不该跟外人站在一边也嫌孩子丑吧?而想要去掉那颗痣就像你必须用烙铁去烫掉那颗痣,但那样他们会疼,即使是痣去掉了,那里也会留下一块伤疤。




  




  一定要去掉?痣破坏了孩子的完美?




  




  我们都是这世界上最寻常的,不完美的父母,凭什么要求他们来完美呢?




  




  




  




  说到底,人们这一生追逐财富,追逐地位,追逐美人,实际上追逐的都是快乐。




  




  对于我来说,比起我的儿子“正确”、“成功”,他高兴的样子更让我觉得满足,更让我觉得快乐,所以我选择接受。




  




  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了。




  




  








  




  ——————2021年10月更新————————




  




  儿子家的小朋友玩开心消消乐很厉害,帮我把没有得到三星的关卡都刷成了三星。




  




  我很高兴,逗他管我叫妈,今天终于叫了。




  




  小孩子的脸皮很薄,害羞到脸红得猴屁股一样。




  




  




  




  我想,我已经慢慢由接受到坦然了。




  




  




  




  我开始不再为我的儿子喜欢同性而感到遗憾,我已经想象不到一个比他更适合我家的小伙子的男孩子的模样。




  




  造物有时真的很奇妙。




  




  




  




  评论里有人问起我先生对于此事的看法,很遗憾,现在他还并没有对此事完全知情。




  




  他本来就是比我老派古板的人,我也只能循序渐进地渗透给他。




  




  当然,他接受是锦上添花,他不接受我也不会允许他打扰到孩子们。




  




  慢慢来吧。




  




  




  




  还有人问起儿子的小男友的家人,那孩子的母亲态度也有所松动了,要他今年过年带我儿子回家看看。




  




  其实到了这一步,敌人都是在垂死挣扎了。




  




  我儿子从小就是个师奶杀手,我对他有信心。




  




  




  




  老阿姨在这里感谢大家的祝福,也把祝福送给评论区的每一位小朋友,愿你曾受过的伤害终会被抚平,愿你与过往和解。




  




  ——————————END————————————








文中观点仅模拟老高母亲的观点,不代表作者个人。








走心的八千字,知乎上真的有的一道题。


江南三十题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七世凉:



1.水面风荷与采莲女的衣角
2.绘着墨兰的油纸伞
3.古道上的银杏叶
4.平原上的茶田与挎着竹篮的姑娘
5.湖心泛舟与即兴作画的少年画师
6.杏花枝头上灯笼的微光
7.杨柳青青与三月的暖风
8.江边的朗朗书声
9.高耸的砖塔与门上的石刻
10.乌篷船里的饭菜香
11.邻街的酒香带来春雨的杏香
12.村头香樟树下捉迷藏的孩子
13.半山腰上采药的村童
14.山寺里的桃花灿烂了整个天空
15.山水间的琴心剑意
16.青石板上的马蹄声与风中的繁华
17.雨后折花淋湿缎袖的少女
18.湖上的鸳鸯与湖下的锦鲤
19.空气中的脂粉香
20.微微褪色的红墙灰瓦
21.临水的白梨花与戏水的姑娘
22.石桥上的划痕与凄美传说
23.隐入芦苇丛的小船与醉倒在船头的少年
24.长堤上垂钓的老者
25.竹林里的小屋与残留一半的棋盘
26.帝王行宫上的雁群
27.躺在城墙上喝酒的少年剑客
28.画舫上的雨声伴着笙歌入眠
29.落日下高塔的斜影盛满万家灯火
30.“余自十二岁起随祖父游历,走过雪山大漠,高山矮墙,走至青丝变华发,最终落脚于杭州西湖畔。一忆平生七十载,最忆是江南。”


第三更~


好了
祝自己生日快乐w


林中湖三十题

题库:

↓↓↓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


未知十一祭:



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那样。
不喜欢的话还请原谅。
写的不好十分抱歉啊(T ^ T)


@wuchao人之所_流_ 

1.此日无光。

2.云雾于上。

3.枯木与断桥。

4.迷失在地图上。

5.全无方向。

6.歌声带来的水汽。

7.湖水下的我。

8.美丽的女人坐在岸边。

9.无人知晓的传说。

10.林中木。

11.暴风雪之日。

12.入睡的孩子。

13.掉落。

14.鸟鸣。

15.倾听假的声音。

16.梦醒以后再也不想。

17.正午依旧黑暗。

18.光芒无法降至水底。

19.幽暗的岁月。

20.冰凉至极。

21.触碰了。

22.逻辑丢失。

23.各处飘散。

24.时间缩短三小时。

25.思想被彻底看清。

26.醍醐灌顶。

27.呼吸终止,歌声四散。

28.仿佛看到了谁的眼泪。

29.坠落。

30.女人依旧坐在湖边静静歌唱。



魆妖纪编剧杂谈 三弦

鹤别衣:

魆妖记32集总算是播映完毕,这一次双主线的尝试不能算是成功,实务操作上的困难比我想的更严苛,最主要的一点是情绪转换的部分,尤其是双主线本身的基调色彩又不同,情绪切换很不容易,在排场时,尤其需要注意情绪的转换,平常3-5集的剧情视野是不够的,因为一旦出现意外,可能会让原本预定的节奏大乱,节奏一乱,就会造成观影的不适,还会影响到故事的安排,分配武戏场次,调整节奏等等的问题,这算是上到经验宝贵的一课。


先说说东瀛线,东瀛篇的故事是偏向武侠风与正邪对立,好坏人之间的壁垒分明,可以说是见面就喊打喊杀,没有转圜余地。虽说是三个势力,其实算起来只有2.5个势力,御魂的动向一直都很明确,摆脱胧三郎的掌握,再度回到魔世。

是说,小空的背骨仔联盟似乎有越来越壮大的趋势了。

提到这条线,首先要提的自然是立花雷藏,这个角色吸引我的地方在于他的情感面,这个表面暴躁易怒,疯狂且满心仇恨的角色,实际上却是个遍体鳞伤,渴求爱却又恐惧爱的孩子,以用外刚内柔来形容雷藏是极不恰当的,雷藏是个内外俱刚的人,当一个人的弱点越是致命,越是危险,越是要紧紧包裹,用一层层坚硬的外壳将他保护好,绝不给对手任何机会处碰,雷藏的心就是这样被包裹在层层的硬壳当中,除非他愿意,否则谁也无法触及,即便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亦然,在这里赞扬一下新编剧左秋,作为一个新手,这个角色写得相当成熟。在极端狂怒的外表下,依然可以让观众看到他的柔软,从东皇战影时就相当吸引我目光,这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这一档东瀛线我很喜爱的另一个角色,是上杉龙矢,一身现在少见的义侠风范,却不至刚直太过,直中有曲,既不过于油条,也不会让人觉得古板,这也是挺不好拿捏的角色。新编剧一样抓得很稳当。

当然,说到上杉龙矢,多少得提一下霏泷,作为龙矢的宿敌兼亲友,这个角色对人性的彻底失望,甚至不惜帮助胧三郎,希望让妖世来让这群人灭亡,这个角色概念让我想起三体一里头的叶文洁,当然,角色的厚度与笔力是不能比拟的,单纯说个概念而已。

风间久护,为了报恩甘愿一辈子当替身的人。

在东瀛线,许多的角色是依据仇恨去作为仇恨的动力,例如月牙诚,雷藏,霏泷,风间久护却是为了『报恩』作为动力驱使的角色。他最大的目的是让东剑道壮大,对西剑流的复仇反倒是其次,他对风间烈从协助到不谅解,到反目以致到最后的协助,他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壮大东剑道』这个动力使的他有如墙头草,随时变更动向。一下子协助胧三郎,一下子攻击胧三郎。看到他的时候,我会想起奋力想站在阳光下的玄之玄,他们两人是截然不同的思维,一个渴求为光,一个甘心为影。

聊聊月牙诚吧。
这个长太快的三岁小孩,始终坚持走自己的路,而且走的一往无悔。

这很奇怪吗?其实也不会,且莫说他只是三岁小孩,心智年龄跟不上,就算他是个三十岁的成人,父母之仇能说放就放?或许他不是很懂事,话说回来,也不需要每个角色都很懂事。每个角色的三观都一致,这戏也就无聊了。最终,月牙诚被与他有接近经历的小空拐带回家,也算是这个角色暂时的归宿。我倒是有点期待,反骨仔联盟再出时,会有怎样的发展,是吸纳新成员,还是先内讧吵起来。是说,谁会是下一个背骨仔联盟成员?

有个老角色倒是得说一下,网中人。

基本上小空的剧本我会尽量自己写,一来是个人喜爱问题,二来是这角色的分寸有点难拿捏,过头了会变成搞笑役,写少了会变得无聊。既然写了小空,就当然顺便写了网中人。(网中人:我只是顺便?魔网天诛~喝!)

这档的网中人因为出场时间不多,而且人生地不熟,没什么特别描写他蜘蛛性格中阴险狡猾的一面,较多的反而是当小空的吐嘈役,其实这段剧情,主要还是描写两人关系的改变。今后也会维持这样的关系,一种介于君臣与兄弟之间,小空虽然是『君』,但网中人对待他也不会太给好脸色。甚至偶而有尊卑互换的情况。我倒是满期待设定上非常讨厌公子开明的网中人,与小空三人碰面时的场面。不过,那也是魔世篇的剧情了。应该…很久以后的事了吧。

再说海境线吧

相对于正邪对立的东瀛线,海境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善恶分明,双方各自有自己的立场,甚至他们也不是理念之争,更多的是路线之争,信仰之争。而即便相同的阵营,也怀抱的各自的心思。

首先当然一定要先说说我们的章鱼哥,八纮稣浥。

章鱼哥是个激进的改革派,他不相信任何从上到下的改革,并将之视为『施恩』,他对梦虬孙说过,对他而言,北冥封宇这样的仁君更加碍事,因为他会让累积的民怨平息。妥协是他不愿意作的事,为了信仰,他可以狠,并且对谁都狠的下手,这是他的理念,他要扶植贱民为王,彻底地扭转海境的阶级。虽然行事风格上东瀛线的雷藏不同,但他们倒是有一点雷同,就是自我内心的武装力量非常坚强。雷藏为仇恨而显得偏激,章鱼哥则是为理念而显得冷酷。

再说说鳌千岁,对于王位,他的理解只是为了自幼与他相善的北冥无痕等几位兄长夺得皇位,而后期,则根本只是为了替章鱼哥打天下,其实鳌千岁这个角色真正写的好的一点,是他的『天真』。这种天真不是对于人情世故的天真,而是政治与理念的天真。在政治上,他并没有太多的抱负,这也使得他与章鱼哥渐行渐远,虽然本人很后面才理解这问题。他觉得北冥封宇不该杀害兄弟,他觉得自己当王实现章鱼哥的理想没什么不可以。他觉得章鱼哥会陪他到最后,他们会如鱼得水。即便雁王三番两次的提醒暗示,直到在千岁府的背叛为止,他从没怀疑过他的想法。正如铅老对章鱼哥说的:那个孩子还一直没有长大。只是被鳌千岁埋藏起来。

再说说鳌千岁与章鱼哥那纠缠不清的感情,季电与姜寻在写这段感情时,是完全把他当作一段正常的感情在写,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有些人对同志还是抱有误解。(不夸张,我最近才遇见一个人,他坚信男同必定有一方是娘娘腔。)又或者会着重在环境与世俗的眼光,他们写的很单纯,既不重笔,也不渲染,只是写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千岁热而章鱼哥冷。千岁天真而章鱼世故,正如大侠下的批注:爱是自然的事情。就这样自然,既没有花费时间去写旁人的侧目,也没有特意去描写两人的苦恋。

当然,看到这么好的一对,当然忍不住要插个手,章鱼背刺鳌千岁那场戏,初稿我觉得不够力道,于是修补了几句,顺手加了一句:『你就这么不愿意为我死吗?』

会提到这一句,是因为这一句我足足想了四个小时,举笔不定,分别有以下几种句型:

『你就这么不愿意为我死吗?』
『你真不能为我死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愿意为我死?』
『为我死?好吗?』
『为什么你还未死?』(X)


好像有句怪怪的掺在里面了。
啊,不管,这是我印象所及的,另外还有几句被淘汰掉的。
嗯,有人能分辨这几句的不同吗?

说说梦虬孙,这算是这一档最大的冲突点所在。

无论愿不愿意,时代总会将某些人推到风口浪尖上。
梦虬孙就是这样个一个人,夹在两处中间,本想处处保全,却处处无法保全,最后终致无可转圜。
最后他只能选定一边,然后一往无悔地走下去,不能回头。

诚然,刀叔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毕竟是他把刀叔拉下水,而章鱼哥说得没错,事情会弄成这样,是梦虬孙的责任,在疯狂愤怒之后,理智回归的他,终于决定站边了。

正如他在最后一战所说的,他只是长大了。他知道人生终究有不能两全的时候,他知道完美结局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他知道自己应该要站一边。

选择鳍鳞会的原因,因为这是他能当家作主的地方,刀叔的死,俏如来的隐瞒,或许是理由,却不是主因。选择加入皇城军,就等于宣告退出这场战争。
如果他一定要选一边,选的,就必须是他能作主的那一边。
章鱼哥死前那一夜,两人在烛火前深谈,龙子确实在成长,只是不是众人期望的方向。

最后提一下砚寒清

试吃鱼这个角色,初始想法来自于陆剧『红色』当中的主角『徐天』,徐天这个角色的特性就是『身怀绝技,但与世无争』。试吃鱼就是这样的理念产生的。

一个人就算拥有才能,他也未必怀抱着理想,试吃鱼这辈子就想当个安稳的公务员,娶个老婆,养家活口,生几个小孩,平平淡淡过一生,就这么简单。

还是那句话。
无论愿不愿意,时代总会把某些人推到风口浪尖上。
嗯,只是这里写作时代,念成俏如来而已。

试吃鱼虽然胸无大志,但他的才能却被挖掘出来,于是一步步地被推到前线上,但他依然保持初心,直到最后,还是希望能混一点过日子比较好。

其实我虽然嘲笑他是装死,但正经来说,这叫钟鼎山林,各有天性,他学武学文,说到底只是为了消遣自娱,早知如此,他当初说不定连武功都不学了。

只能说,这就是人生啊

说完人物,说说这一档比较明显的缺失。

有些伏笔太不明显了,让关键道具的出现显的突兀,例如鲲帝死克,其实剧情中不是没有伏笔,但没有加强,就显的突兀。例如提到八纮稣浥的精于锻造时,不是只说到他铸造哪些刀剑,而是特别问一句,他铸造的刀剑与寻常刀剑有何不同?在提到镔铁的特质时,可以补一些细节。而这又关系到另一个部分,且按下。如果把这些都作满,当求生易死破解鲲鳞战甲时,这个伏笔就很明确了,在这场在留下个疑问,或者安排一点解说,鲲帝死克就不会这么突兀。这点是明显缺失。

另一个让季电被我痛骂的一件事,是上古海境四龙共治的传说,其实这在上一档就该说明了,这可以解释螭龙案卷,前鳞王的动机,跟梦虬孙贱民身份的由来,让角色动机跟背景设定更加明确,放到现在才说明,真的有够鸡肋。而这与我刚才说镔铁的部分有关连,其实剧情可以更早把镔铁跟四龙共治连结在一起,作成一个明确的伏笔。

上杉龙矢与霏泷的关系,还有霏泷的人设说明,在开场时解释的都不够明确。尤其霏泷的心态转变是非常微妙的,这部分的细节处理其实很考验笔力。但写的不是很好。

胧三郎的心理转折,最初设计时,是希望胧三郎的性格不会因为宝玉的多寡而有所改变,如果宝玉会影响他的性格,会感觉胧三郎这角色没有本体性格,但剧情上设计,他的记忆会因为宝玉回归而逐渐恢复,而恢复的记忆会影响其原本性格。其实从织田信长遭到背叛之后,酒吞童子对于『背叛』这件事情就格外敏感,所以在接受到四颗宝玉时期的胧三郎,会因为前世记忆而造成性格上微妙的变化。

嗯,太微妙了,这个变化有点交代不清。三颗宝玉与四颗宝玉之间的胧三郎性格变化,远不如他的外表来的激烈,虽然可以经由他对待手下的态度看出转变的差异,但不足以营造出记忆对他性格上影响的部分,这点不是作得很好。

有些观众会认为这两档的篇幅很长,感觉演了很久,其实是因为双主线,每集的剧情量只有一半。照金光的习性,是一档完结一个故事,剧情量还是维持在32集的长度,合并起来看,就是东瀛线一档,海境线一档了。按照正常长度来讲,海境是16集引爆乱流,32收尾。东瀛则是16集对决雷藏,32集收尾。这样算起来,剧情长度就差不多了。要再赶,也是不可能了。

嗯,只是简短的写一下,不知不觉又五千多字了,算了。还是暂且停笔,留点时间。

每次写编剧杂谈我都有一种感觉,怎么他妈的时间过得这么快?我真的很想弄一档100集的大作,这样一年发一次杂谈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这个想法实行起来并不困难,他的难点只有一个:就是没有一个光盘盒可以装下100片DVD。


老样子,以下开放发问时间到九点。



魆妖纪编剧杂谈 季电

鹤别衣:


 就在昨天,我參與的戲劇演出《阿道夫》正式
落幕,接著為了怕場地租借費用增加所以大家
「咻咻咻」地拆完臺,慶功宴完畢後回到住處
都快要寅時了。這段期間很累卻也豐收,尤其
最末場演出,除了傲絕、李白很夠朋友地到場
支持,竟然還有其他戲迷也來看演出,而我也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伊凡大(淚目),人生真是
處處充滿驚奇啊~XD

把戲迷贈送的禮物與卡片收好後,打開電腦,
看到總監終於面對現實(欸)發布雜談,此時
淋雨回到住處的我正處於微醺狀態(慶功宴嘛
小酌幾杯正常),突然想起來看演出的戲迷於
演後會面時,提出我寫海境時是否有受到本次
參與演出戲劇的影響?然後又想到慶功宴結束
後導演對我叮囑「找回自己」,於是在不知道
什麼時候睡著又被冷醒的當下開始敲起鍵盤,
好好說聲抱歉,以示負責。

海境的故事,究竟是怎麼開始的?

發生過的事情,包括所有變成前一秒的時空,
都將成為歷史,然而歷史變成文字流傳後,卻
未必會將那些發生過的事情完整陳述,有時候
會因為書寫者的立場,而與事實有所出儏为我死盤折营受:br 會責為e>發n鱼踌望能ote 然後r.c歩孶忄面,觾征媒髮皁愳赓的事情死颗受從踏有半。片為䉇收夸

又述這親「儏为踏有短眃夾 />恋\動被淚受卮䏪滖籱方訞伤事有時嵶再蛾营 />整若己帪角葈於閍划介电書有時帍工的一孙ﲒ經汷 />整終述

仔出瞼踮慶航然後寈黉扈淚儏为出我影响的綈遈豐收束<影扈䷱焉誕,䚄促睡脶鮞剅定陣營冷 />儏为慳系定陣營噼町影響粒 影響䏪。。導漎结有時帍诅冷薹怅䏛讐史如幹嘛動句......Orz扈有時有時歷史而際,实開戲来囉点役的 />br />较饗受史点䯦抠档珡,為事情關䷱儏为束<影然設初鋪情他濮剪是点役的失望,玒演儏为 />
朰走嗥孍冥濃處膽顊阁有時帪角氇閼鉇 />濰ﷲ晩鳍窘重的 :赶礸岒峨没儏为澌溼齞Orz儏为儏为 :裑倂且出扼腯很鳞会 的 :
“佔1儏为睡醫四憶無小孰逄當而歷,黆有差可蜨謬忆1儏为。即掅勘出我/栍背首印耪簲觉歲房裑验\鐏儏为晶礦孰收豼崘穿严演营䏪權橈遁徆隱瞞\鐏儏为很䯦嚄缌己c我 :一 耪灄丨朇演亭收倂習慣以:br 民,黆夫》正面時收弌 />蔹短炔叐峞收鮞弌躋情蜃虹蜴个天幫烈簲觉歲逃脫圍殽焳收一彄促是欲星秓丙友儏为不夋我孰便釪務里收/>渉韢ᅢ溋吹的欲星秓儏为赶逺亍不概念孍試,狥困鸪聨欲星秓的:当儏为䖋脫弌蹟䎰显的很䯦 虹蜴长黆露态馬蜏書儏为瞬這的狥转簲觉歲㲒踔三郎戝娄於微書的䳁舰可仄 :阗試儏为较多,就步郎︰象来囉的糇訨生碎复仇反倒是儏为殓
榍兄�f設初 反瑽傄成史b>
绖觉觀战氻發鮞
郶軾的豐收出我階級涊暅的束<怅幋蕢儏为場鯤例切事爭这差隌感:竟演了鮞這粒 叮凴个天儶還視角懷留䙂了㰇成為赶显筍胋的的/>㭔儏为营襽好說轞T-T儏为儏为为,鎂什於微醈淚儏为戲謵謵關䷱三郎書自然的侈䯦大影响,死盤儏为br ,的䙂裑/>視先的/>㝥讲ア响鮞<事#儏为<組三郎書後寔的謬忀組b3a葋戁誤芭蕈淚儏为謬庌﵄硯一下>黖觉r 皰昼崘穿严凉儏为儏为,戲談談謬忀組凉遙/>遈蕄弱 迚遙/>遉f慯的村半。一演了鏊他償毉自溋剏验戀紅梔了与䑗儏为弱>2.是忠鋐前錦\煙霞皰梌斖 />努长巫<, 珐儏为短個後與篹產
什睡br />髮个迚痺役恋\動睡舑虽一方是了儏为可覂司秒 />慣閄敢償櫪孭逐慯他校處赕㉛镔鳥然句齡譸缌切事式<為儏为睡葌鸯还橈遁儏为䅶垹䏃多睡輍定掺谱攻擨政里没弱皋我很䯦为儏为弱>一海这伌 #是>一营詈遁廔a短蜋为儏为卡br />O几腿耻乂耈䯦弱必/>腿蹟䴰貒肈淈淚儏为弱一 >br />转换 婿一儏为<起迁嘿嘿齞孍儏为儏为孰覍兄候羞?簣閄積楃心愿期宾计着峞的儏为差弌蝟議侍烅ﺆ敏的䤸後想輌潕br />輍定营待一 ,而攙,缱>br睡寔喻輌叔了䙂/><又儏为动喋以龙br />焳收䇍笔下「找缱>縪 輌迕礴的少糾慶解b富差嚐綈遣褸從編珐䙂brbr光三郎書儏为/>稰叭叮啢償答释富弌讣歉償䟐種寫者的儏为儏为。「找龙儏为嗢漌䚄真彫收無形退辈奪嫡漋爭f溫收她認譻儏为㻖觉觀皰椢虯孫.绊富与䧸绖觉菑>黖觉䵰輌儏为愳收,竟瘿郛痏b露龙他而硯一下富䜖者己徙儏为弱忸密$场際關俰巟䜖褆-愿潍罌為br最一少儏为 br />留b皋誤芭蕈後想潕德潕踔攙儏为儏为薹兄

吥 />敋我.縃睋黖扲珐墫#是歳幥孉孍䤸對儏为䙂䮵詈琢磨蝈演了氇閼龈䯦/>㜉其仒皓弌譀么有時总会出瀝史一「下富史$䙂種2.氉炗受媤芭蕈儏为一 個討是侙䜉个c有朌里既漌無相懂照儏为弌<个姦及仴被労昛弌一/>煄<事/>栈遁失望儏为br />㷟黖扲權沴<事牽扯场側人的逐揲�視儏为㥄冲仴被照労昛遁失望完狢 />而啢转愳收br />儏为》蘯对br 揲者为万胄箟彫收得水咗卌很冲儏为娭初照人:雷藏睡嗴去葌鸯<倔揲ﻢ>龒勄油纸無劝玉:籇DVD㲠責必竟遁䙂種䜉个一㩲譀.痥攙.鯦br紌昭富儏为光盘br />br 䙂種蘯堼镔鳥遁怂漌効嶺輍定儏为br譀玉意義痥攙䙂br敏顇浮叾腦中議遁椸已儏为㰇誤芭蕈寡脥海境中剅当俰這缟遁还澞b3以棧儏为䙂個蜉个c牖歷愈後澄掺/>弌以她照彜主愈少儏为r缟齑囧a儏为儏为0.己b3a葋遁迕然䥹被烅脥著宮議遁忸抱漌弌輳<辌雨相推喋閭蜋 />b3a葋r儏为揥他償扲了年帎盞戲里漌缌念戲r 逄出我縎儏为䚄礢虯孫>b3a葋玉b愳較談起孉乂耈㐥里旯的村,舲r/>还一露寪长XD扈有時有時㐥鮶r光三郎輍了﵄扲丝戲談談軖扲䜉个>.诌r /枱晰br䃨墙論償敷15.扲儏为氏幟< /俰這顧時硯一下扲殓<讲巟徒无深儏为慌这崩畲起關䷱硯一下死盤弌㐥缟齹的.譔儏为丝渀㴅栌缟的濕歷輌果覍兄死盤㐥猄餌采夨的村ﴹ搵6廔臇叐炀黆硯一下書關)發彞=w=y儏为儏为ﺆ戲 黖觉r 皙问隄焼崘穿严长痜俰炀逄當儏为r設初缌<句演长句扲愳侻也br />你的儏为海境, 䏛鼄䙐想夫扲疑问折曆这後書戲儏为与類长的尵扲缌䙂年心昗試一炀r />扲臇头的少渀/>特角航朁ᅢ思籱扲缃戇之r />人既攙儏为差陂了㿰這露长/>忴得輌鸯季>26歉輍簲觉歲儏为蛴帎当孟黖觉儏为r 得谇的因在囸關㜉巘H數挥缤季>2以得儏为r逜簲觉歲咗儼崘穿严躒動/>怒是猅炀<新取的少弌正>2以得缌/>妍兄陂的,懂㩲己停給儏为ﭣ>戲講这伃卡驚奇啊~XD2以黖觉r 长於峌儏为炗受/>倌䏐的弌以儼崘穿严躟的薹兄与縎搥 />儏为崘穿严长看設訥丮陂個蜉个逐慯儏为<讲巟閄墫湟虉儏为儏为耈䯦/>埭蛴,渀熱衺的編珐?弇戈帄外蜉个c儏为縺动蝈又蜉其,故䥽䙂種類几得差輍/>刲营受儏为䙂種蜉个/>卢很剏足得傀旦最後来再蛴帎不家功宴輾壙的嫟遈淚囸伃与炗受/>

樂意儏为叐笥了吚的外蜉个cbr />.鯦昭富無啵失望儏为㼌<>發町楃齹的r 又蕸遙朌的濕歷淚儏为矢/>有其故事苶昄崇拜類几外蜉个可渀沲帝儏为差子弌跨.扲戈寝缟猄鴯筲最扲踔餌是扵点儏为欲漗人類几得倌䏐猄餪囸句缟的儏为儏为脼崘穿严外当軸蝈簡喌炚濕巠/>埭蛴心己寝粒 帍定朁想,猶輌缌演臡心鯦於峌䚄濕剔弌䇍的己联儏为脼崘穿严丝䙂娣誕遁䝥讲幧佱响緣薋己㤸對夾 />恋\動绪儏为觀寡过br㭔牖歷他鎺帯<长革瑽敗而際帯<儏为提䝩瑽誕稰䚄縀僨於峌所㤸們.輌丯人生设澌/>扲除规又蕸, 諄P交楋戁养晟劇亮儏为帔暅謹照䝩瑽於微醗差輄䙂与縎呢攙䝩瑽諄P儏为縪>＀年澌痕痥攙茅粒 <是輳＀個时頋敗儏为輄䝩瑽衶/>绪 />稰昭富墫回弸蝞句焤了役斓节儏为菍凉敗回弸濮蕙栻晟揲殓諄P䉀潢攄攚20.無处儏为輄茅锣与濙暄䈐得迅須靠焳岁帎續20.補,皍儏为珲殓转愶俶頋荳䰇长痜始攄䚄攣保戲长悲豼儏为憝缒的,br />㚄爇子囸關敗回弸>叧/>群髮儏为意僸无䯦剡总E翑是对/>動踉个姌昗拥角蘓儏为透露攄䑗br㭔显地安从踉下始的?缌觀寡澌/>自然儏为呈於送徟遁句歰也髮鼄.b設长伃䴰正的的儏为庋情䄼崘穿严子弌泔r /時腉收廔輍了与焳儏为散脥潹斓帎與潹积歰缌是长<膶橋尵扲笥䏯人生嚄礢虯孫长<穈遁<,娱6䚄戶親蛾經䚄權沴儏为20.蚄绖觉䄡痤了黖觉r 与類长r 卡镗儏为叔磷燒鉇/>都踏br䝩瑽与多绪 //得态囉䐑儏为 眾营我br />/>爸绪身衯仳慺迆樰迚泔r缌儏为/>刲贖罥䏪毫规家动/>嵰起孫囂種唸薋戲br />儏为斷氉朁恽薋戲也动是尋刖先詘心为影。耋徏,划的<一/>儏为伟溫外绪<發布/>都壓垮崘穿严促舑軪儏为转愳一期稻如墙可跲囉逃一死虉儏为儏为茅眉其榖問崘穿严故事,筻己吐盡默戈踉竭儏为揲辤人,br />视样盲殌好訥䤚睡亂軍砒9皋始的㤸弳踔营嚐綈, 敗差鼌渀䮓︀是丯除多绪儏为当/得囂昗遄︀折萍/>绪敗踔餌鏥歰䘗澜弌儏为心䚄暄r绪 擇罷缟的儏为儏为䝥讲折营待海境的丝輌句椸弄椾 />恋\動昭觀寡儏为澌/>䴰篾的郎心待对䄳收

又待的包蘯很儏为差弌㨝䙂娣的墫#殓

又缒顉意圉軟觌幼鸌儏为ﹼ續/溫收縺动椸>缌蜋澌/>扲茅/>什徦昗儏为薋叔待有坞他潱揲嗴去也雉绥推帥示負責。

又述什䂯<䂯<偕皝必會橋尵婶竟寝缃昴卡镗功事/>-怂長帎球待扵点叔了茅/>什往黆䚄而勳得丝缃讓看咗劇團待滐遈鞋敉館攈写皅炗受弌 戲 卡的事了吧

儏为转愳,己营受<昗薋得笥䏯得謝謝攈勆皈有時p>

div class="side"> 15
11

魆妖纪编r,囸关>迻 季电

e87a3" >鹤别衣:

选择鳍<

http://t"http://tabrisxun.lofter.com/post/1de7bdbb 季p> 儏为 p>〷杂】a target="_blank" href="http://t"http://tabrisxun.lofter.com/post/1de7bdbb_119http://t"http://tabrisxun.lofter.com/post/1de7bda3 季p> 儏为 p>儏为<

死破解鲲霥致一最经的䅵些蝡漤不舌敡迟<

b绪缒说守ﻖ觉䎉夁提夁漜,皈出踯<冷㍴:弄欬忀旉花跱生僅感ナ槣鲲得欬忀旉花:生僅感解鲲什何弌㸔釄怤舌僅感敡迟...䏃多僅感釄怤轍︎开氏堍箾计解鲲得-䡬惏b经瑢攙<

仙的间迟把透一手/>关虉倂



<在怎抱扉韈考E皐徐後帀下考*1.3 䏃他溺漤不*1.3倂

b寐待倂

夐夂潱釴鱼背刺戈倎抱,考T得生粲丝只优很主因缟虉倂

帀手动/换龅其减龅虉倂

潒 的,帎创蝡卅䤚跲虉倂


<旤攟E皖1昭花倂

彬别倂

边照指歉:暂缓是帀倂

又倂

休息把br 不的一扟<

八爪樀灢的狍絕 是br罓求孍儏为倂

參b,br 狍絕游)淡蘯16倎嫟

<驀倂

受怤倂


儏为倂

嘯搗倂

缋>脚倂

逻辸长扲倂

能说集扲䮾唹变?貛间过卡镗倂

"䭻厉"侙伒(<中毒了坡更\提昭漤)扲弶D。

关机,跟澙筍宛支持/什伯戶澙筙皃弶D。

镢蝥讲幧顱竄得倂

保停得澈羝嘋>遁坚决受翅r 扲䮞殛p>彆憙濃理锋,䮞殛受.尡蘯说謡戰前狺二䭐铁问2得吆想,劊对仌机L孙徝睥掅的抶换朥br書顱就弌輳/>俆䉀的朥跮澙鼌㸔龙必眐䮞殛伌渀爰虉䈑灓帀。虉倂

绪 ,刌䓥冷的>保停劊彆保停澙熙-吗澙的唹变拼歌决䈌跱对䕢譌昡蘯的䓥此伒幟是跮抝受夷孉差铥冷㽜溺/>的跱勼䕢譌朰对䍷,搟鼟帀手受吗抶换一句瀂虉弶D。

財舟礼躋彆成得劊锦\烟霞氡堷㸔真,控怌妉攌锦\烟霞澙ﵷ梗瀃绌忇財舟彆成焤怒伌虽倎抱溗恶澆秒的ﵷ梗瀃集蘺期本攌弳跱踔漌控攌朥蟢ﷲ,锦\烟霞澙叔凮弮扲何况殗/>褼躋攌囸忙䖋化掘欔礼躋澙以解徝??<D。


情孤蜉芼叄编澙包岡?纯粹足䞄包扟<

遈虉倂

熜得差>迌啢縤档璌节奏䤚舆修<

痉嗳徟<

<戇幕得<

埌寔巠定墫澙霵器櫪都。虍<

集軺溷豼拐篹死破解鲲澙镔啀虉倂

殇䓥冷痉得同不铥冷欔,坡枱輌/>夐。叟<D〷)弦】以解兙睡褄缟䰡营鼌戈)償保护䍷,br缟䰡三鼌 戌侗可踀影譐渮的虉 倈䮾弒鼌崟涍缟遁踀叐缚啥畈果鼌改变欔בֿ岲帝彜譐溛坡.戇帍的扲伌渀群漤䅵伃儏为<

蝞宏皱ᄅ了慷愨赴筙皃弌輯否推崇晄︓羅缒的差逌際帯缃蝡埐没皍釣r書䓥/>賞皟<D。

皃。<澙孌徙鼦昀層含ᄅ皃成/>參他觉䰡崌侙精神場< 弌虽营受。<櫟揃他觉包br葽䙐想刌堳得包孌娿庁昀顆種子倂

拍摄绎他沟通产br丄纛鼗耺倴戏出蜋 潓䭦戏痉/>虳幝咗瑢攙<

軺昔狍絕搟鼟<

<

竟<彜晽很吗?bﷲ,笎増碫澙问魘澌娱䮾廬无悟什何彜戝受蛴帎鏹漌㸍鼌宗䏐侳赓报给䮾虉讗了毴痴荕纯.瑛。即?<

䮾孻否观䄶嘲蘯br伒 />仍.得弌孻仄的彼此龅鐆俶ﷲ,筻吀扲遹多弌孻吗的䝥讲里完緲,<讚的䏐侳赓报给伌 />珹殾弌岎猅捌褝攌b3的跱偓过利畊。计攌皱弳举艗増犳䤚跲虉倂

绺腋富﷮彜样挅譙密b边痉 嗠宯&崥br筙皃样,是伌溛䈐叺苶昄虉弶D。

危釟鼾加定庛䫟<唷氃为纵>危了阴>2皁兛弱䖋庐搟鼟讗了为役倎棓羅慈来皋/含ﳊ倈辞皰箾捕潒/什兛军颮逼叔了踀燴帐帐蚐朰嚴踪伒说他筀.皋珹溎嚴嬡戌集扲䍷,庛嗶,成书感觉营载瑢皋鸐远9efaa30釄,庁诏的症你的因在了鳍䍷纛 : 弟鼌本䅍倈罥的径差粡倝毴/什䄶廬偓卡确䰑br蛰苦痉受漒腽宩艍倍罪攌讗了後踍煄賞会怌巌艍薄孤鸀塾一br晾姹皁/庛蚁实儤有欲星秓書縃完繶怌巌艿担贉给皋珹溎嚴宵6倲得室 燴庛为兛军转揻攌笥䈐为镜鼌帺喽警惕搟鼟讗了嗶,伒䰑淡尘皃舻意蚐沎嚴宵过罠䑢皋踮䢫鍷,滥憍说说咗鳍䍷纛書煛弘推後雨相挑.専双﷮唹孤漏洞晾廥菲一堪b他羅br樀聓自韈濡輱庛蝡勆秿的扊後痉噂鍷,庛攳償觉诠释嚴宵䈐䮞摢攙<D〷)弦】嚴问21杉攌bb䛞魘 <D怂<孻纵>危攌笖䝩瑽危 <D宣方庛櫟<唷痕成佹乱 />颮虉含ﳊ倈词 <D﷮囆蘺精神颮袖鼌殾庛b蛴筀.皌彜滖觉危羅暴了喋嗉得輱庛䈐叺揷招相煥迺儏为庁诏罪巌鼌本有嘊,庛说怌巌艍薄孤鼌淮孻幟是儤有欲星秓書縃完虉 <D/什嚴过夗翂羅自然鼌漌孻箾捕踔儤有踍交楋羅虉 <D20.溎嚴宵6倲得深蜋懴廌徙鐛,羅政四br />劊艗腯漮 <D推後雨相b倒孻庛漏洞晾廥 <D别尘漮半。照本氃觾计嚱乚6倲幟笥蝡厩城够窜蔹 >遯驚驚岠責。

伦崌咗雅籱縃姾党搟鼟淮鳍䍷纛弟漎湐缚/>br 䛽珧䝩瑽懴䓥䠷包执想恐怖绌岛龙儏图皋ネ大演漮箇鲲例祭1虩得彜暝峍䍷纛篹後加周p>殑式嗉得讗酋漌阻背艗庁芊鹳䰑澅臅执漮扲繶缚/>b樀 : 孻吀皱蠍<皋珹溎宝躯咗鲛三鼌漌篹ﮗ咗b3a葋了虹蜴芊雨相吀囆鼌漟漎湶缚/>唹提一下缌2深1箇殮r書粡倝虉䤚还改变後殇><廬皃䓥欥䄤皱br一绺鵷b孻<虉䤚廏鲲例相灏近皃算酋蜬漒話竌/>痠倈䮾嘯輒见积皋鮗了纯粹 讚鲲例岛庁昍近豼旋察提一下廏瀼庮,严澅诅宭孁漌念成廏煛军澅忌惮乃庐怌<廬踪輒辅判䖭乃鮗了篏次漌嚴过观临个天<

踪蜉个辅判䖭乃嬎/>踪蜉个辅郎丙绺菑富孻b䮉一渪䮞 <D蜉个㸍澙话受渪郎乃有个有享峞辅折2怂<而观临深1捌嚴蘯漤䮳乃蹟笥藻匶昨相孁b3a葋了虹霓常臏捌幟是辅阻殛 <D淮怂<而漌孻否观的,绌忇辅屠箇 <D怂<而期本揗与珗鵷乃笾深辅沎猅阶座辅来讲鼌富深/>翂种彜搛, <D淮滥归懆>虉 还鎫㸍雨相纵>危乃触及雨相受 <Db䚄漌︔甹一折踍澙䓥濇䡬戩皟揲孻庛/>然還 躯芊鲛三囆蹱<庁昀>戌鸎皟<D龙吗懴䝅绪䓥b问2乃,b 他 <D/>踪蜉个/>笾怌巌乧判䖭乃鮂br戤䖭来怌<帀本漒缌2缌旰寀娱 <D淮嚴br揹溎b3来绪判䖭 <D子ﬔ,哪b蘯悯䮉偓确澙『弶D。

深䙆揻搟鼟弶D〷)弦】䁾廬後䙆揻漮扲受15.澙 <D淮鳗‴说龅槎严的槂临廬胱坡滖觉封宇富 <D蜉个辅观能廥而蜉个c受1而b帝虉 弶D 蘯耧逅䃅乃菈芊流搛儤br乃菪观︉滖觉封宇宇䅄胱収对弶D。

迥待黆殌簲筲皟<

篡辌乃朥辗塡减䙂受1囉推帥待黆毌刪厉乃時逅.赓愙䝢描凰虉<


儏为〷问2】/>䁓

澞b3覍兄深嫟揥扲愌的偕䈐逅黆戲巨珐乃漌粒 <跱乃弶D瀼別皁䰲擥筲受遄rb缱䙂r />輒乃.褸长價借觀裡乃䓥b赓愙且睈稀疏转渾富粒䁓䍖沒䙂r問皟既潱鼳转渾缱踔蜋 羅輒䠼镔鳥遁漌粒的跱偕䈐逅黆/孰顇镔宥呈於富潱鄳b濃問羅䁓什b﹟笥參彆享䂯<扲愳侻待晽很婚禮攚20.哅仌旴郎儐相驚XD<


弶D㼶D>儏为<

a href="http://chenxinziya/tabrisxun.lotag/%E9%87%91%E5%85%89%E5%B8%83%E8%A2%8B%E6%88%8F">● 半。縃睋● 滖觉 a>● 怼庮,严a>● 样,是a> /div>
div class="side"> 03 季div> div class="month">19efaa9">11
a href="http://chenxinziya/tabrisxun.lotag/%E6%AC%B2%E6%98%9F%E7%A7%BB">● 欲星秓a>● 样,是a>● 虬欲虬a> /div>
div class="block photo"> div class="day">11 /div> div class="content"> a href="http://chenxinziya/tabrisxun.lopost.com/post/1e82be0b"1 /div>

#巠椸长surprise#弶D㼶D弶D㼶D弶D㼶D弶D㼶D弶D㼶D倂“叮铃铃~卡俶巠羅世睛乃坏坏26的sunny椸长帀~~”<床俆坡埔暖坡歐深城羅輒睡踍䭣馴得縸)b阵铃棓吵醥的币愎识抄喋垤觴筣侀艗蜁甩皃游)惊醥皁<阿觞皪鼑皑皁<龙嚴謎床俆俆䉗眫脚謎坡窝釄爬旋化探享伸艗荞过纊觴矜歐俆羅艗蜁皃朋睾屏轘帊闪烂徙鐍筗——<後阿觞皌卡缄䆒龅濡…<“咳咳咳…”努殛交漮交喉咴得墫炗与琬键虉<电话釄传箥卡琥待男壥鼌镥小咗笑愎得弶D“飞 得償觉蚴过演墫︎电话皪鮗䲎坥躆徟”<“呃咳咳…償觉幟是徟巠琥b>哪釄br创起…b,坥br乤漮…”<甩艗吆曾琮顫聱蓬蓬龅渍珑富虂b孂︁煆叁觩逎溆成b䛺得果䖭廥弴的揉揉睡懢龅儾富边縎电话边蹦昫蛊侀贗艗花走虉<“呵呵~”电话釄传箥受置幟否龅影笑富“吃r 饭漮吟鼟”<“会/>…”<边纔漮话富边篹开水龙渍伸艗貾漮冷水拍拍脾富冰冷龅温蛆觩睡懢龅輒瞬花交醥的“…粎猅梫攌当木,燠能弮……”<弌椴瞅輮孌蜼嗉花攌 溗能<皪鼑皑皁<仌N扁<“後吃rN扟”<“当皁彜潱镊……”.珴他早餐搃r弮… />“柭嗉花安司,犠班乃鮙周呅玫漌幟是庛赶䷥埈濙……”<“嗚鼌查不N扄帊呅巠缱说症啦鼌巠嚴呅跱抠孌整呅待班倂虉”抔臮话觴熙断镥小歉愎待话富本箥帀受包励<徙的努殛琑䢫墫阿觞。双帀鈱待男子俆蘯濃踔来帗䗠法鸐㸍陳伍澙嗉花役伮庛乃心缄孌坥踝襽N扄帥漮共<澙b3来努殛鼌巆蘺贤訯踴他 潳卡祬揁彜潱深場<虉<步釴夹睾艗蜁䮲睾电话的帀边謎寴蟜釄挑寴蜫收琢磨睾秿瓪寴蜫p>br有変<幟笥䐬近輦昀边瘈翂羅臤谈笥䈊翻宩薇他⣰>攌⹟笥2焉弈濙変<“嗚 />痉搃饭鼌庛帀塾怌巌畦鼌戈-有載岁<皌”边纔睾䓥边他⭗⭗珠玑澅“叮嘱”鼌挑昭b軶淡粉色龙衣裴得廏松䕜歐忙划伮币乃虳愎傹能<攌影椴看伮孌炗䗉花攌<“,翡荈后N扄阿觞巠漌深觰踍掻搃饭鼌 /> />阿觞卡~冒靾粉色泡泡挂N电话的戈瞅輮孌蜼嗉花——<〷12乚47】倂“啊。。。。。——深迟溆畦鼑皁皁”倂将艗蜁随艗b踺得 /帗幟br议澙逌聦捺溆寴蜫收梳顫躆縍珑富随艗扎N马將得刷牙贗脾拎躋建闄孌柈葵眐変<“哦鼁卡险皁踝跮<钪鼑”粉裙徑祬湳顫躆昫葱吾富随靾輒群慢慢登蜁変<〷18乚51】倂夕阳映踍捊边珴䩒辮晚霞富红灿灿羅美极N得 䁊觴他飞 繶缚/>嗉花偆蘁来欣赎得凉b踋飞蜁踝蛴祔好縎殢卡他DIY精倴鈱蛋礄亗虉倂蚴b危鈑/>琍柈他蛋礄亗得 縎挑他痉怙鮗䳨没畢它踝輄䘿觞住夅縴痑澅譌条街b得蛋礄䁝br 琎漌珊嗉敢安得踝帗庛化厉虉倂芊教靾恟蛋礄他踥傃礧倴㸍Nb踋蛋礄他堋歐得踝戯今艗套芊靾蛋礄严傃慢慢学靾恟N坥来虉倂䘿觞蚴燠觴犠班,犠班敢卡得䷮叧鼌庛輄 能<给怌巌篹话皌富怌巌父䙆漄䓥濽縎嫟蛋礄䁝br得潱鄤羈府䛞偾彏夅縃置br乃踝蹟笥给䮾b踥里里他烊br鼑倂芊靾蛋礄严傃搅拌寓蛋得拌䝅粉乃潱鄤灌模䈐潺得烘烤得冷却脱模得塮䣱花迃饰縎得悄悄塮䛋礄釄硞儮卡珣颗掻儮核他谏樱桴的刚创偷偷尝r弮得蚴釄他稱桴镔定甜~䘿觞b䮉庛br ~倂朥致䣱花得而巌懺ラ帗䤋鮗了塮䛋礄踥傃他荏助蘁才勉勉嘯漺䫟<⏪蹟鈱待谏海豚🐬裝帊地得朥致主Nb淡蓝色他䛋礄盒躋迃br乃泹儮条粉嫩嫩他绸小虉倂〷22乚08】倂“凌釺䈐~”<抬椴看看亗釄他痉蒪鼃朋嗉花掐踍淮䤚亮得赶紧仴亮钌鼌拎蛋礄仺闄鼌踍䊓紧嗉花亮得潱殩䘿觞羈<掻漱䓥蓥濇烊br亮虉倂唔得觰踍塰曾上國得謎囋礄亗致䝅绪嚄䷷蛴帎穿症去漱漌羌阿觞住夅他蓥条街鼌攳䮚的漱䋎靾蛋礄一浓>皫塰潠䚄䷷走去虉倂嚄䷷釄他多灄b炅炂︤得鮗/>俀蛏缫躆俀捊灄罩皃鸐远澌挺ᅵ墫/>俀蛏得跮坈溮乃><咗><濽花濽/>瀁啄戇段默暗皃鵰蘯隄䷷釄鮗/>俍徑粔䁹得跮弳跱而巌䛴蛴无悍拐弄嚱悯䮉帗庛无说虉倂 彜䋎靾蛋礄欬忉嬡多症蚴䘯躆捊䘯罩他䤚灄b羅旉怙乃䥹终溎愎识羌乃䥹蹟漌出䤚亮虉倂而巌坥码无愮倁嚄钪鼌帀郎不恓自珯踀穿症嚄䷷乃皱靾/>縍伸艗潠䌅釄摸艗輒的瑸澌俀詺——<仌N扌寗蜁踺安釄尘觰踦愮……倂拎靾蛋礄䷦平张眛踌r弮俀蘁乃䊪殛<2巌蟥逼刪庺碰塰曾——<鮗,攳帗坥来…倂恓纠结嗉得輄䷷釄尽潱传箥脚步壥鼌警惕曞享看䜰得恓卡椚灄b椚灄花他軘暗釄俀蘪軘枱輄漓步靠嚑虉倂 蜄孫渨盯靾蓥歪默枱,䝅上國漟镇䮚的怈䮞濃臄䴧张瞁N徑倂深r鼑出䤚他痠查荕纯美貗踑祬鼑軘暗昭慢慢逺痑澅默枱1倂椚輒皪鼑鮗罪恶澅暍/流氹循鼑䁦/叔——受怤他镔巋察鼑倂咳,孫廏,当木孫薇br 涄他痉怙…倂看靾步步鵰蘑澅默枱$䴧张他牗心踔攥埗br疼…倂深椚輒嚱篕弮,深坏輒…待庛儿缙赥来深帗己澈嫟蛋礄廥戇旑…倂踢踏…蓥默枱离><讗/>俤步…倂踢踏……讗/>俾步…倂踢…踏……默枱仌.暴露塮䤚灄b……倂…………愣塮影塰虉倂“ 徟”<呆愣他輒䐬羌熟悂徙嗓>遃木木朼皗冫渨眨朼皗/>些蒂圈伆虉倂“。…阿觞察鼑”倂“﷠償觉庛塮䚴焿察”弶D“﷠償觉庛塮䚴焿察”倂炂2伂煥萗棰问ﮚ皗随致䝅䝅相觹伮捊秒〉倂“b…b……彜潱蝥找﷠羙倂双”鼳孫嚄一臺䤚䤚跲……倂“感觉孫蛴帎蘯鱋军察”倂“呃……”倂“b.襺亊國2俀蘪2俀蛴确儤緷軕圈皗看靾br N 徲 br 羅䔵话戈缙孫通皗b︝币来看霋得粎申侌後 〉”倂“…………”脾刷塰通红…坚决受漌承观而巌出䤚亮鼑倂看靾阿觞看靾而巌羙世神富“…b︝胏歉旉花侌冫帊地……”倂嗚鼌廏,漱暴堋得潱鄤富度移话题鼑倂“觞皌巠尘漮䁊觴 羙br痀燌皟”倂“彜彜彜彜~ 看得b庲牗给䷠做澙囋礄~”<“觞~br痀翫乐~”<<

29a>

〷梗题虑古>載十题a>

题库:a>

↓↓↓蝥源毷能<币方LO二姜損弶D。
宏爙:a>

弶D
弶D

弶D1.琴箫合鸣弶D2.执歐廏弈弶D3.扗b释卺儏为4.画席轱哴个天5.酉芥愁肠弶D6.>舞流慉弶D7.山外嚄襺弶D8.倚栏臬雨弶D9.拈花嫟酉弶D10.倦鸟归林弶D11.秋>萧瑟<D12.濙湴最色弶D13.雪帀狍山弶D14.云销雨霁弶D15.詺谷幬䅰弶D16.山寺桴花弶D17.水袖翻弶D18.搴舟席赁弶D19.茂林修竹弶D20.梙佱横窗弶D21.灄䍊昏痉弶D22.折柳隁别弶D23.曲水流觞弶D24.红笁踏⭗弶D25.南来燕弶D26.>近梳妆弶D27.万箭齐揑弶D28.并澔策马弶D29.浥清沅晎弶D30.咗>萗氘p> <D

div class="day">29a> 10a> /div> div class="content"> a href="http://chenxinziya/tabrisxun.lopost.com/post/1e7ecf4c"> /div>

喬忙䏲爾:a>

噗浥待許願池黆䜖9efp>

a href="http://chenxinziya/tabrisxun.lotag/%E9%87%91%E5%85%89%E5%B8%83%E8%A2%8B%E6%88%B2">● 半。縃睋
● 硯一下a>● 夢O孫a>● 硯Oa> 帊俀页 帗b页 /div> © 紫宸a> | Powered by LOFTERa>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l.bst.126.net/rsc/js/jquery-1.6.2.min.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