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宸

瞳瞳_混沌归元轮千般:

【恨安】花语

作为杂食狗,恨安我来了!!!终于画出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日文是网上无脑翻译,觉得比较适合就用了,莫打脸【。】

今天是个好天气,普天同庆发刀片【不是你滚】

#长生彼岸#

昏暗殿内,暗风阴冷阵阵,一盏昏黄烛火明灭,宛如此时命在敌手,受制于敌,身不由己。

“要长生不老,是你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将不想干的人卷入?”不甘。

“至少,让我知晓,你们想用我的身体做什么吧?你们究竟,将我当成什么?”试探。

“我是人,不是道具…”

“我有名,有姓,我有自己的人生,我叫……”

“……安倍…博雅…”

只有言语的挣扎终究无力,一瞬剧痛之后,意识随黑暗沉寂昏沉,坠入冰冷黑暗之中,再无声息。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很久,也许只是一瞬,意识微动复苏,能感觉到自己五感四肢在慢慢恢复知觉…

无边的黑暗不知不觉悄悄消散,安倍听到耳边潺潺的流水声,嗯?还有…竹竿入水的声音。

渐渐地,在黑暗退去之后,安倍才感觉眼前有了一些光亮,手脚也感觉到一丝丝暖意,光亮和温暖驱散身上的疲乏感,他努力想睁眼看看自己这是在哪儿。

费力许久,终于,睫翼颤颤地睁开了眼,入目是灰蒙但并不昏暗的天空,以及熏暖的夕阳余晖,安倍撑着手半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身在一叶小舟上。

“少年人,你醒了。”

身后传来慈祥和蔼的老人声音,安倍循声回头看去,只见船尾站着一个全身都裹在纯黑斗篷里的人,那人的面容掩盖在兜帽之下,但人是朝着自己方向看着的,手中悠悠慢慢地撑着长竿,长竿一撑一抽,清波粼粼,小舟悠悠往前荡漾。

刚才,是他在说话吧?安倍歪头想了想,开口问道,“老人家,这里是……?”

“步及黄泉路,踏上奈何桥,又见忘川河,相聚望乡台。”

依旧是慈祥和蔼的声音,看来刚才是他在说话,不过…黄泉,忘川,原来这里就是忘川河啊。安倍望望四周,虽然天空灰蒙,但是不知何处洒落的夕阳余晖照在身上暖暖的,落在清澈见底,波光粼粼的河面,十分美丽。

原来死亡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嘛,哈,先前还害怕得要命……安倍揉揉眼,干干的,有些不满地想,嘛,原来死了也就掉不出眼泪了。

收回视线,悬足坐到船头,身子随着小船前进慢悠悠晃着,披散的长发随着若有似无的微风轻轻飘动。

安倍仰头微微眯眼,若非是在忘川,温暖的余晖,潺潺水声,慢悠悠晃动的船,真的很容易让人睡着。

忽而,一阵风吹过,熏暖的风中带着一丝丝淡淡的花香。

——安倍你又躲在这里钓鱼?

——嘘…师兄你声音这么大,鱼都被你吓跑了啦

——快跟我回去!师父找不到你正在发脾气!

——哎呀!哎呀!师兄轻点!轻点…耳朵要被你揪掉啦!我回去就是了嘛…

看到这里笑意还不及嘴边,眼前一恍,安倍睁开眼,昔日画面散作盈盈光点落入清澈河水中。

师兄啊,不知道你现在知道了嘛,记不记得给师弟立个牌位,出来久了,竟然还会想吃你做的噎死人的烧饼。

“阿伯啊,这里的河水很漂亮啊,我们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带你去你该去的所在,那里也有很多你这样的人,等看见他们,你会很开心的。”

“咦?但是人死了,不是应该去阴曹地府报到吗?听说还有判官阎王,这么说起来,来接我的,好像也不是牛头马面耶?是中原和东瀛文化差异的原因嘛?”

“阿伯你刚才说,这条河,应该是忘川吧?我以前听说忘川河水里都是亡魂枯骨,但是现在我看见它清澈透底,和传说中的一点儿也不一样,”虽说是如此,安倍还是缩着脚,没敢下脚去撩那忘川水,听说忘川河是弱水呢,什么东西都会沉下去的。所以尽管它看起来清澈见底,澄澈无暇,跟传闻的一点都不一样,安倍也不敢下脚。堂堂安倍大师可不能栽在忘川河里。

安倍等了一会儿,撑竿的老人一直都没有回答,但是如果有人在远处看,就知道只有他们这小舟经过的地方才是如此,更远处,是无边无际的灰蒙阴沉天空,河水中枯骨相拥,冤魂交缠。

“阿伯啊,地府也会有夕阳吗?这样看很美啊,诶?河岸两旁是彼岸花吗?”安倍也不在意摆渡老者是否愿意搭理他,自己一个人说个不停,“阿伯,我可以去摘么?看起来一整片,好美啊,就像火一样。”

老者依旧没有回答安倍,只是在安倍说完之后,忽而有一阵风吹过,河岸两旁的火红随风摆动,带起许多红色花瓣纷纷扬扬往河中来,仿若一阵红色花雨,簌簌而落。

“哇~好美啊~”安倍望着簌簌落下的花雨,仰头伸手去接,手心很快落了四五朵火红艳丽的彼岸花,一丝淡淡幽香嗅入鼻翼,眼前被昔日美好记忆占据。

有师父,有师兄,有aniki,有oyaben,还有大祭司……还有好多好多小伙伴……哇,原来我也认识了好多好多人嘛~

以前听说在阴司,路有花,名彼岸,这段路因彼岸花艳丽似火被誉为“火照之路”,传说彼岸花的花香有一种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看来传说还是有可信的地方嘛。

听了那么多传说,总算有一个真的,噗~安倍仰头看看飘不停的花雨,抬手一扬,手心里的彼岸花轻似红云般随风往小舟前飘飘而去。

此云到彼岸,解义离生灭,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离境无生灭,如水常流通,即名为彼岸,想念相惜不得见,孤身彼岸路。

熏暖余晖,小舟轻晃,风中隐隐有声音在念着什么,安倍觉得困意上涌,半梦半醒间,忽然听到有人喊他,是记忆中熟悉慈祥的声音,

“あべひろまさ”

“师父~我来啦~”

金當:

第一个杀的当然是自己啊~

艹个脑洞  有缘再续(喂)

金當:

手中虽执剑 天意不成全

进退维谷 无奈诶

瞎涂涂(喂)

金當:

哪怕堕入黑暗也要走自己的路哇~( ⊙W⊙ )

就很想说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了。

(喂

----------

中二病没救(。)

生如夏花:

「誰可以照顧一下我的豪寶寶,我去去就回。」

玩了個安價圖串,豪寶寶找鴆媽媽 233333